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

邪簇,内梅,ME is Rio

文笔渣,不想看的话,那就别看。

我挖多少坑,和我填不填,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存档灵魂:





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
人生真正的悲剧,是成人害怕光明。


【古希腊】柏拉图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

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

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 

一群被迫生活在洞穴里的人,无法走出洞穴,

于是只能通过外界的事物留在洞穴中的一面墙壁上的影子来了解外部世界。

爱是世俗的,

但爱由于注视理念中最富于感性形式的美

从而将世俗的现象提升到至善和理念。

因此,爱的使命就是在人与神之间斡旋。

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

人生真正的悲剧,是成人害怕光明。

最重要的不是活着,而是活出美好。

当灵魂自我反省的时候,

它穿越多样性而进入纯粹、永久、不朽、不变的领域,

这些事物与灵魂的本性是相近的,

灵魂一旦获得了独立,摆脱了障碍,它就不再迷路。


|  理 想 国

29、正义的人更聪明,更能干,更好相处,而不正义的人呢?你简直无法与之合作。所以,说不正义者可以一致行动,实在有点不合逻辑——因为,他们如果彻底违反正义,结果必然是内讧。他们残害敌人,而不至于自相残杀,正是因为他们之间多少还有点正义感。哪怕就凭这么一点儿正义,他们做事才好歹有点成果;而他们之间的不正义,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他们自己的恶行。不如这么说,绝对不正义的、真正的坏人,绝对做不成任何事情!


30、有一种善,我们乐意要它,只是要它本身,而不是要它的后果。比方,欢乐和无害的娱乐,我们仅仅想要那种快乐。还有一种善,我们既为了它本身,又为了它的后果而爱它。比如,明白事理,视力好,身体健康。第三种善,可以简称为赚钱术,比方,有人生病去求医,因此有了医术,这类技艺算是苦差,但有利可得,我们爱这种善的技艺,并不是为其本身,而是为了报酬和随之而来的种种利益。你看正义属于第几种?


31、正义属于最好的一种善。一个人要想快乐,就得爱它——爱它本身是善,更爱它能带来善果。虽然一般人不一定这样想,总觉得正义是一件苦差事。他们拼着命去干,图的是它的名和利。至于正义本身,人们反倒是怕的,甚至尽量回避正视它。说“不正义比正义更有利”的那些人正是把这些看透了,所以才干脆贬低正义而赞颂不正义。


32、如果任由不正义泛滥,人们就会误解正义的本质与起源。行不义之事是为了牟利,不义之人则是害群之马。大多数人是受害者,就算干过不义之事,得来的好处也不如受到的祸害多。大多数人都尝过行不义之事的甜头,也吃过遭受不义对待的苦头。甘苦自知,于是,大家觉得最好成立契约:既不要得不义之惠,也不要吃不义之亏。法律契约就此出现,守法践约叫合法的、正义的。但是这么一来,正义却好像是最好与最坏的折中产物——所谓最好,就是干了坏事而不受罚,所谓最坏,就是受了罪却没法报复。大家之所以接受和赞成正义,不是因为它的本质是真善,倒是因为自己没有力量去行不义。


33、没有认清正义的本质,就会误以为把正义付诸行动的人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而非心甘情愿地因为正义真善而去做事。他们会说,假设一个人正义,一个人不正义,我们给他们各自随心所欲的权力,然后冷眼旁观,看看内心的欲望会让他们何去何从?他们还会断言:正义的人也会干不义的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都是在法律的强迫之下,才走到正义这条路上来的。


34、父辈和师长总是告诫年轻人:为人必须正义。但是他们的谆谆教导并不尽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并不颂扬正义本身,而是强调正义会带来好名声,只要有了这个好名声,你就可以身居高位,和不正义者一样能捞到好处,甚至不分上下。他们还说,诸神会把一大堆好东西赏赐给虔诚的、有好名声的人们。诗人这样歌颂诸神赐福正义的人——“诸神引导正义的人们来到冥界,设筵款待,请他们斜倚长榻,头戴花冠,一觞一咏,以消永日”——似乎美德能得到的最好的报酬,无非是醉酒作乐而已。所以,我们论述理想国的时候,要先强调如何规范诗和教育。


35、诗人也好、世人也好,大家异口同声反复指出,节制和正义固然是美善的品德,但是太艰苦。纵欲和不正义听起来不良善,但很容易得到愉悦。大家都说不正义通常比正义有利,也羡慕有钱有势的坏人有福气,不论当众或私下里都口口声声崇敬他们。世人总是欺侮蔑视贫弱的人,哪怕穷人比富人更善良、更正义。如果诗文描写恶人富足、作恶轻松,譬如“名利多作恶,举步可登程,恶路且平坦,为善苦登攀”,那还有多少年轻人愿意从善呢?


36、诗文中最叫人吃惊的是这样的情节:诸神让许多好人多灾多难,一生中屡遭不幸,却让许多坏人享尽了荣华富贵。还有不少祭司和巫人,奔走富家,尽力游说,要他们相信:即便他们或他们的祖先作了孽,只要献祭或使用符咒,他们依然能得到诸神的赐福;就算要杀敌,也只需念几道符咒,读几篇咒文,就能驱神役鬼,不管对方是正义者还是不正义者。甚至有人引用荷马的诗来证明凡人可以诱惑诸神,“众人获罪莫担心,逢年过节来祭神,香烟缭绕牺牲供,诸神开颜保太平”。如此一来,岂不是人人都能放心作恶,没有后顾之忧了吗?


37、默塞俄斯与俄尔甫斯据说是月神和文艺之神的后裔,出版了很多书,世人就照书里规定的仪式祭祀祓除,让国民笃信:如果犯下了罪孽,可以用祭享和赛会为生者赎罪,可以用特殊仪式使死者在阴间得到赦免;谁要是忽视祭祀,就会永世不得超生。对于那些比较聪明,能够推理思辨的年轻人的心灵,这种说法会有什么影响呢?年轻人多半会自问:“是堂堂正义,还是靠阴谋诡计来步步高升,安身立命,度过一生?”要做一个名正言顺的正义者,是不是自讨苦吃?反之,如果我并不正义,但因为赎罪敬神而换来正义者的名号,就能有天大的福气?


38、年轻人怎么可能从这些高论中得知应该如何处世为人,如何使一生过得有意义?既然智者都说,“貌似正义”远胜“真正正义”,而且,假扮正义才是幸福的关键,想要幸福只此一途,因为所有论证的结果都是指向这条路。年轻人肯定要想:我何不全力以赴追求假象?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我们还要拉帮结派,要有辩论大师教我们讲话的艺术,以便我们在议会、法庭上慷慨陈词,软硬兼施,以求尽得好处而不受惩罚;反正,只需道貌岸然地把“正义”拿来装装门面,我们生前死后,对人对神都会左右逢源,无往而不利。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去选择正义,并舍弃极端的不正义呢?


39、假定没有神,或者有神,但神不关心人间纷扰,那么,做了坏事被神发觉也无所谓。假定有神,神又确实关心我们,而我们所知的关于神的一切都来自故事,可那些诗文告诉我们:祭祀、祷告、奉献祭品,就可以把诸神收买到我们这边来。如果笃信这些诗文,我们完全可以放手去干坏事,再拿出一部分不义之财来设祭献神,即便我们是不正义的,也终能保住既得利益,先干坏事,然后向诸神祷告求情,最后也能安然无恙。假如关于真理的所有信息都由这些智者传达,还怎么能说服有聪明才智、有财富、有体力、有门第的人来尊重正义?


A Night On the Cliff

悬 崖 上 的 夜


【歌词】


Did you hear anything on the radio?

你在收音机里听到什么了吗?

It's... It's all right. C'mon.

是...是的,我听到了。


评论

热度(43)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2. 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侯官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4. 木头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5. Nymphaea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到 Gypsy Doo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