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

邪簇,内梅,ME is Rio

文笔渣,不想看的话,那就别看。

我挖多少坑,和我填不填,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红发“安妮”--「Dixon&Welby」Chapter 8

丑奴儿:


Welby在Angela的卧室里休息,Dixon走进去看他,他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正盯着天花板上某个乐队的剪影发呆。

“怎么样了?”Dixon的手伸进被窝,温热的手心贴着Welby的小腹。

“没什么大碍了。”Welby的头朝Dixon的方向动了动,“就是想睡觉。”

“睡吧,但不要太久,我们可能……可能要去个新的地方。”Dixon亲吻他的额头。

“我以前和妈妈说起过Ebbing的天气,我向来不太喜欢。”Welby并没有问他要去哪里。

“那就先随便去个什么地方……比如‘绿山墙’怎么样?”Dixon下巴靠着Welby的红头发。

“‘绿山墙’?”

“嗯。”

Dixon为他盖紧被子,轻声下了楼。

“这是留给你的。”Mildred递给他一张折起来的纸,两天前,Dixon的母亲打电话来让她过去,但绝和她说话,在回廊上丢给她什么东西后就重重关上了门。草地上堆满了她儿子的衣服和杂物,Mildred捡了几件,一起带走了。

“到时候开我的车,钥匙好像在里面,你需要自己找一找。”

“Mildred,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去做。”

“需要帮忙么?”

“是的。”

“我很乐意。”

Welby广告公司的门被撬开了,有两个黑影走了进去,办公室里到处是账单,报纸,广告模板等等,被翻的凌乱不堪。

街道上静的神秘,只听见“嘭嘭”几声响,引起一阵犬吠后又恢复了安宁。小镇上空像笼罩了沉睡魔咒,广告公司二楼闪烁着零星火光,像是香烟,又像是马路对面烈火熊熊的缩影。

过了很久,有什么东西从滚烫的温度中蹦了出来,像是一枚警徽,在高温下变了形。

无法回头了,那么,尽情的跑吧!

离开前Dixon问Mildred,真的是Charlie撞死了那个人么?

他在Mildred家刚好见证了Charlie的女朋友来疯狂质问她,他告诉我他去爱荷华州是为了和当地的农场买一匹小马!他怎么可能会去杀人!

当时Dixon有点被触动了,这个19岁的Zoo girl眼中噙满了痛失所爱的泪水,她是那么年轻,那么无辜。

“再见了,Dixon。”

Mildred目视前方,一脸木然。

It's water under the bridge,这已无关紧要。

Dixon带着Welby走了,后备箱里满载着足够开很久很久的汽油,毯子,食物,母亲扔掉的衣服,和广告公司保险柜里的一点点现金。车开到了三块广告牌,Dixon让Welby在车里等他。

当第二天阳光叫醒Ebbing时,人们也许只会对警察局的失火而议论纷纷,当然,也许过一段时间,当某一个脑袋进水的家伙路过这条道路,又恰巧在这里停留,会看到用油漆手写的三句话:

我,Jason Dixon

喜欢Red Welby

我就是那该死的同性恋

警笛声,刹车声,当警察包围纵火嫌疑人家的时候,他的母亲在厨房饮弹自杀了,用的是一把长猎枪。

她手边还有一打纸,零零散散的扑了一地。局长蹲下身,捡出一张带点痕迹的,递给老塞德里克,示意他去书房找只铅笔。

“Jason,My boy,这大概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从你父亲去世以后,你每一天都和我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孩子,如果继续待在Ebbing你将成为镇上最棒的警察局长!对此我毫不怀疑。你一定很伤心,我说了那么多话来伤害你,我不会道歉,因为我永远爱你。Jason,我从你十岁那年就发觉你与别的男孩子不同,所以,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同性恋,我很怕你会认不清自己,因为你太敏感太孤独了,我知道我帮不了你,但我相信,会有人替我这么做。我尝试过改变你,可生活注定不是流水线上的沙丁鱼罐头,每个人的标签都会不一样,所以Jason,你在我这里只是son,你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至于你父亲,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回避,但我要告诉你,我了解他所有的事,比你了解的还要多。还记得厨房的鹿头么,我挂在那里并不是单纯的想念他,我更希望你能正视它,就像正视自己心底的恐惧,哪怕一眼,你就会发现,它是假的,那只是个做工精致的陈设道具。Jason,不要怪我故意这么做,我在尝试把你从恐惧的深渊中拉回来的同时,忽略了你也是如此爱我,你才会排斥它,排斥你父亲。哦对了,他在加拿大东部的爱德华王子岛有一位叫Alice的姑妈,也许你可以去拜访一下,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一起,我想她不会介意。你的曾祖父实际上是墨西哥人,当年他勇敢的翻越边境,最后定居在路易斯安那,他曾告诉我们,守着故乡的水就不会感到孤独。我相信你也继承了他的血统,所以放心大胆的去吧!你父亲曾许诺带我去一个叫‘绿山墙’的地方,也许你到了那边能替我找一找,拍几张照片,等过几十年后再回来看看我,或者干脆抓一把土壤,和照片一起放进漂流瓶里,我想总有一天它会飘到我故乡的墨西哥湾。我爱你,也爱你父亲,尽管我没能留住你们任何一个。我没有什么遗憾,如果是现在你父亲来到我面前,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跟他走,可惜我已不再年轻。我想要你明白,无论你在哪里,我会永远永远爱你。妈妈。”

这是一位极端的母亲,她拒绝在儿子面前表现出一点女人的脆弱和温柔。她粗鲁的外表下包裹着的那颗执着又矛盾的心,此刻已停止了跳动。她用尽一生维护的爱情和亲情都戏剧性的离她而去了,因此她选择了最直接的祭奠方式,避免自己的后半生坠入无穷尽的想念与孤寂。

老Cedric在书房停留了一段时间,局长走过来时他正在擦那副用了很久的鼻夹眼镜,拓过的纸花了,黑乎乎的,弄脏了袖口。

“应该是向南跑了,字迹太浅…Miranda的故乡在南部的路易斯安那。需要发通缉令么,局长?”他问。

“不必了…到此为止吧!”局长摇摇头,“你不觉得Ebbing的天太暗了么?”他走出房间,吩咐底下人封锁现场,自己跑到回廊去抽烟。

“暗?”老Cedric偷偷把纸塞进口袋,他扶了扶眼镜,望向窗外,一头雾水的跟了出去。

“这分明是艳阳高照啊……”

车终于开过了密苏里州,一直一直向东开去,相信很快会开到边境。Mildred的车开着比上次顺手很多,像是特意做了保养,是那么灵活自如,这真像出自James的手艺。

Dixon看看身旁睡着的Welby,阳光把他的头发染得更红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释然沁入心头。

这又是一条未知的路,上帝保佑,他已经不再孤独。就这么开下去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会到达美丽的“绿山墙”。

电台里放着音乐,听起来像是一首古老的歌,Dixon跟着哼唱起了它的高潮部分: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你是我的阳光,我唯一的阳光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当我的天空乌云密布时是你使我快乐

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亲爱的,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请你不要离我而去……

(End.)

------------------------------------------------------

歌词引用自电影「逃狱三王」插曲--「You are my sunshine」,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这首歌。

为什么姑妈都叫Alice…可能是巧合吧~

至于Dixon的妈妈为什么自杀,我想她始终无法接受她身边最亲密的两个人都是同性恋,爱是一回事,个人态度是一回事,我相信电影中她对同性恋和有色人种的歧视是真的。

还有,撞人的究竟是Mildred还是Charlie,我也拿不定主意。

题目「红发“安妮”」是联想到一部加拿大小说「绿山墙的安妮」,我相信全新的Dixon和他的红发Welby终有一日会到达“绿山墙”,在那里度过余生。

“Water under the bridge”大概指的是往事无关紧要,不必介怀,这是一个在我亲身生活中出现又消失的人告诉我的,我已记不清他的相貌,写到这句话也只是脑海里的灵光一闪。

最后我想说「三块广告牌」这部电影带给我的触动和震撼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爱这部电影,更爱死了Dixon和Welby,希望我的故事能满足一下自己对他们美好结局的向往,尽管过程有点辛苦。

Thanks for all of you taking your time to read my words.🙏🏼
感谢所有抽出时间阅读我文字的人🙏🏼

Best wishes and regards.🙏🏼
致以最崇高的祝愿与尊重.🙏🏼

2018.3.15



评论

热度(32)

  1. 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丑奴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