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

邪簇,内梅,ME is Rio

文笔渣,不想看的话,那就别看。

我挖多少坑,和我填不填,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莱花】Born To Die (一发完)

ORoRo:

突如其来脑洞的产物,假如莱总被猫耳侠抓进了阿卡姆疯人院。


joker和Harley Quinn的路子


爱大家,比心心


对额,我是打雷脑残粉


 


 


 .


环视了一圈这间明亮的过分、空气凝结压抑的诊室,Brandon长吁一口气,一边等待自己的病人,一边最后温习一边手中他早已烂熟于心的资料。


 


Brandon Walter是一名资深的心理学家,以研究并医治有重度犯罪倾向和具有精神类疾病的罪犯闻名。他曾经和很多危险疯狂的高智商反社会人格的罪犯打过交道,但是今天,他的病人似乎与以往非常不同。


 


厚重的铁门被推开,一个消瘦憔悴的年轻男人被两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半拖半扶着带进来,扔进Brandon对面的椅子里。


两名警卫无声的退里了这间充斥着让人崩溃的刺目灯光的诊室。Brandon开展治疗的要求是要有绝对的隐私性。


 


开头是一阵浓稠的让人无法呼吸的沉默。医生目不转睛的仔细观察着着眼前自己的病人,那位年轻的男人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Eduardo Saverin。


这是他今天的病人。


 


和那份资料里男孩英俊明朗的面容不同,如今他眼前的Eduardo Saverin脸色惨白毫无生气,唯有嘴唇猩红如血,就像一尊石膏雕像。两颊和眼窝深深凹陷,眼圈泛着明显的乌色。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传说中的吸血鬼,或者吸血鬼的情况都比他要好。


然而他的眼睛依然有神敏捷,只不过不同往日,那里面堆满了颤抖着的疯狂。


 


Eduardo是首先打破了这片可怕死寂的人,但不是通过说话的方式。他像是情不自禁一般忽然大笑了起来,双手捧着下巴,鲜艳的唇角向上挑起,甜蜜的糖浆色眼睛里翻滚着海水般的热浪,甜腻的气味从吐息中逸出,带着毒性的烟雾飘散在空气里。


 


越疯狂越美丽。


这句话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


 


 


去年年初,Lex Luthor逃脱阿卡姆疯人院的消息惊动了美国,更加令人瞠目的是,他的同伙与帮手是他的主治医师。


哥谭第一时间封锁全市进行搜查,但一无所获。


Luthor的心理医生,帮助他完成计划的年轻医生Eduardo Saverin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他和Luthor一同失踪,被怀疑一开始就是那位狡猾的罪犯事先安排好的卧底,等待时机便带他逃离。


直到阿卡姆的其余囚犯们透露出暧昧的信息——年轻的医生爱上了他的病人,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Lex Luthor,对他有求必应,愿意为他献祭自己的生命。


 


当局认为,Eduardo Saverin存活的可能微乎其微。


 


同年十二月,也就是一个月前,在西班牙最南处的直布罗陀海峡旁的一处海滩,一个异常寒冷的清晨,附近村落的村民在海边发现了受伤昏迷的全球通缉犯Eduardo Saverin。


 


他身上穿着一件被四周原油般漆黑的海水和灰白的广阔砂砾衬托的红得不真实的日式和服,浑身被冰冷的海水打湿。巨大的衣摆像一对死亡天使的羽翼一样在他身后绽开,看上去就像躺在一大片自己的血泊里。


 


在被彻底套上枷锁之前他清醒过来了,原本深棕色的头发被海水浸湿,晨曦之前幽幽暗暗的青蓝色光线之下,看起来竟然如同墨色。他的眼睛空洞悠远,慢慢的亮起点点星火,可是依然悲伤哀怮,他的眼底含着细碎的晶莹霜冻,同满地皑皑白雪般绵软寒凉的细沙一起闪动薄薄的星光。


他的额角眉梢处有一道浅且长的割伤,原本已经结痂待愈,可是抓捕他的人动作太过强硬,仿佛他会随时挣脱单薄的人形化作某种凶猛无比的野兽,逃离这里——然而事实恰好相反,他看上去连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那一道伤口崩裂开来,新鲜的血液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映衬着他青白的面色,也许是疼痛的缘故有或许其他,他眼眸里的水光更甚,初生的金色晨光之下,一片斑斓的粼粼波光。从他身体里涌出的血、他身上的红色衣袍,是此时天地间唯一浓郁的色彩。


 


东方神话里在夜间出没于山岗中,诱拐晚归的人并吸食他们的魂魄借以续命的妖精怕就是这般模样,可怜又美貌,令人倾倒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实际邪恶的本质。


 


这幅诡丽哀戚的画面通过在场记者们肩上的摄像机出现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屏幕上,那张看上去惊慌失措的天真年轻脸庞以、眼底的湿润泪光甚至是那一抹血色都成了令人心软动容的资本。舆论神奇的转换方向,可怜的Saverin医生必定是被Lex Luthor蛊惑,他只不过是他狡猾诡计之下的受害者。


 


 


Brandon的目光停留在Eduardo额角那一道粉红色的痕迹上,那道伤口即将完全愈合,失去痕迹。


他的工作是对Eduardo的精神状态进行测评,从而让法官判定他的罪行。


 


Eduardo捡起桌上的一只笔,轻轻一掷扔在Brandon身上,不满他的走神和沉默。


 


Brandon轻咳一声拉回视线,“一年多之前,你和我从事相同的工作,我们可有的聊了。”


 


“一样的房间、桌子,还有停尸房的灯光,”Eduardo瞟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他们早就吊销了我的证件,所以严格来说我可不是你的同行了。”


 


“曾经是就够了。”Brandon好笑的欣赏着他言语举止里刻意的轻慢,“Lex Luthor,谈谈他吧。”


 


Eduardo挑起半边眉毛,抿起嘴唇认真思索。


疯狂的因子没有让他变得阴郁沉寂,反而让他浑身上下充满了百合香气那般娇嫩的生气。


 


那日清晨昏暗的海滩,腐朽玫瑰的浓重甜味似乎只是昙花一现,金属般闪烁的死亡气息,不配在他身边徘徊。


 


“好吧,”Eduardo向前倾身,十指交叉撑住脑袋,“我们谈谈Lex Luthor。”


 


 


 


虽然以优异的成绩从名校毕业,但是几乎没有一点工作经验的Eduardo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能接到阿卡姆医院的工作邀请,到不是说这是一份多么令人梦寐以求的舒适工作,毕竟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传说、那些世界上最危险的罪犯,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医生来说,是否能胜任这份困难的工作,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但他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抛去种种真实性待考证的谣传,并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事实。度过了实习期之后,他成为了医院里一名犯罪心理顾问。


 


然后他遇见了自己的病人,LexLuthor。


 


Eduardo原本以为自己的病人会是个真正的狂徒,那种不受控制的破坏狂,鼻息颤抖,说话时就像咆哮的野兽,有可能他们就是野兽,能用肌肉和爪牙轻轻松松的致死他想要杀死的人。


但是没有,他的病人并非如此。


 


 


Lex看起来尖锐锋利,同时带着神经质的脆弱。Eduardo总觉得他说话是带着即将哭泣的前兆,但他只是坐在那里,微微抬头,唇角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


 


作为病人的Lex简直配合的让人无法相信,他温声回答每一个医生的提问,无比诚恳真实的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全盘托出。他的语速总是不停跳跃,悠缓与激烈随着情绪的波动飞快的自由转换。


 


他告诉Eduardo自己充斥着来自父亲的暴力拳脚、辱骂和憎恶,自己也随着回忆一同返回童年时代。每当此时Eduardo总会不自觉的跨越了他们彼此之间那道鸿沟般的界限,将自己的工作和任务抛在脑后,他会轻声细语的安慰沉浸在孩童痛苦中的Lex,甚至大胆的拥抱他,将自己温热的嘴唇贴上他的额头。


 


他不管不顾,丝毫不在乎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已超过了作为心理医生的范围。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脚下是无尽的深渊,但他选择忽视,并且义无反顾的向前迈进。


 


渐渐的,Lex开始告诉Eduardo自己对上帝的厌恶从何而来、他对于世界现状的鄙弃。他说人类任由恶魔进入自己的世界,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在这个原本安静的星球制造混乱,把私人恩怨制造的战场带来人间。他们不信任自己,却相信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闯入者可以永远给予庇护,多么可笑的想法,来自那无数可悲的脑袋。


 


他和Eduardo谈论文学和神话,Lex喜欢在谈话里加上许多精妙的文学隐喻。他总是故意引用生僻的典故或传说来稍稍掩盖话语原本的活色生香,等Eduardo反应过来害羞脸红时尽情调笑自己的小医生。


 


和Lex的每一次交谈都在推翻Eduardo之前人生里构建的世界观,然后一点一点的注入Lex在每天他们延续整个白日的交谈中告诉他的新东西。Eduardo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如此快的相信并接受他说的一切,不带一丝一毫的怀疑和批判。


 


“感觉像是换了个脑子。”


 


 


随着他们之间谈话的深入,Eduardo感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只存在于Lex大脑里的黄金宫殿,由他超常的思维和见解构造而成,只有真正臣服与他深厚强大的世界才有资格被允许进入。


Eduardo作为心理研究者的一面同样为他瑰丽的精神世界倾倒。Lex Luthor,他的确是众人口中的疯子,他不被理解只因为在世界上他孤身一人。Eduardo被他逐步同化,他能理解他,同时才能给领略波澜壮阔的美。


 


当自己迈入那座孤寂的殿堂起,Eduardo就明白了,自己也疯了。


 


 


 


Lex Luthor有一头情人的金发。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性爱就在诊室里窄小粗糙的病床上。对于Eduardo来说,所有生涩的痛楚都在第一时间化作汹涌的快感,尽管Lex不在乎,但是为了泪眼朦胧脸色绯红的Eduardo,他们不得不控制音量,避免时刻守卫在门口的警卫破门而入。


Eduardo本来就很漂亮,眼角眉梢都很美,然而性高潮来临的前后的热浪让他的香软可爱彻底流淌出来,整个人都散发着浓郁蛮横的热烈香气。Lex沉醉于那样的气息,他能感受到自己胸腔中的所有器官都被这样的馨香刺激的战栗颤抖。他在最后一刻添咬上Eduardo白皙柔软的脖颈,在怀中人尖锐微小的惊呼中留下一片难以恢复的玫瑰花瓣。


 


 


 


现在还是寒冬的尾巴,这间房间的暖气供给不太充足,Eduardo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洁白的病服,鼻尖脸颊稍稍泛红,看上去冻坏了。


他盯着Brandon,唇角的笑容又娇又美,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医生搭在椅背上的长呢外套。


 


Brandon从持续了几秒钟的呆愕中惊醒。只不过是一件外套而已,他满不在乎的将它递给笑眼盈盈的Eduardo。


 


年轻的男孩心满意足的披上温暖的外衣,眼里的光芒足以融化一团奶油。他冲他笑,露出几颗牛乳般柔白的软糯牙齿。


只不过是一件外套而已。Brandon想。


 


 


 


性在两个人的关系里永远能起到被期盼的好作用,Eduardo和Lex的关系开始像一翁热蜂蜜那样顺滑甘美。


Eduardo几近痴迷的爱着他,像无知的少女一般对爱人言听计从。


 


“第一天,他想要一罐樱桃糖,我想,‘只不过是樱桃糖而已’,所以我带给了他。”


 


“第二天,他想要一朵玫瑰花,我想,‘只不过是玫瑰花而已’,所以我在夜晚走进夜光下的花园,摘下一朵夜莺之下的玫瑰带给他。那是最好看的红玫瑰,我指尖淌下的血沾在花瓣上。”


 


Eduardo缩在宽大的椅子里,金橘色绽放开的日落光芒跨越艰难险阻落到他身上,让他的睫毛、发丝都被染成蓬松的金黄。眷恋的色彩更加柔和了他的面颊,笑容在他脸上成了永恒的表情。Brandon想起了在哪里曾经见过千百种不同的鲜花战胜了花期、季节和温度同时张开花苞展开花瓣,在此刻之前,那副场景曾是医生心中最美丽的画面。


 


 


 


“第三天,他想要逃跑。”


Eduardo拢起大衣的领子,眼睛在眼眶里不停的转动。


“他想要我掩人耳目,替他‘外面的人’争取时间。”


“那这一次呢,你是怎么想的?”


 


 


哥谭市的指挥部门检测到一架并未登记的直升机高速飞向市郊,经过三次警告未得到答复之后,指挥官派出战斗机和一支小队对其进行追击。


 


 


“我想,‘只不过是逃跑而已’。”


 


“所以我问他,会不会带我一起逃走?”


“他说当然会,我是他的光芒和一生挚爱。”年轻男人美丽苍白的脸上那种纯洁的、干净的笑容破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腐败、凄怆的鲜艳微笑。同时消逝的还有他眼里琉璃色的灿烂光泽,那种刚开始时放肆的疯狂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如同狂风暴雨时吞噬一切的海浪。


“我不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爱我,我不在乎,我只想这样每时每刻和他在一起。”Eduardo的声音开始摇摇晃晃,掉在地上像一粒粒透明的碎石头,眼里描上一圈粉红,像是即将泣出银色的珍珠。


“所以我帮了他。满心欢欣。”


“我以世间最愚蠢的方式,爱着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人。”


“我不能离开他,我很想他。”


 


 


Brandon摘下眼镜,按揉自己疲惫的眼角。Eduardo就乘着这个当口敏捷地蹿上桌面,抢过他身后的一把手枪。


 


Brandon连惊讶都懒得伪装,重新戴上眼镜。


“这里面的子弹原本是为你准备的,我有权怀疑我的病人会做出什么威胁到我的性命的举动。”


“我也做好了你的评估,你应该像这里的所有人一样,一辈子关在疯人院里。”


 


Eduardo摆弄着手里的枪,动作懒散的抬起手腕,把枪口对准医生。


“我想逃跑,你会做什么。”


 


“我会大声叫喊,让门口的警卫进来抓住你,把你送进牢房。”Brandon泰然自若的坐着,看着他。


“只不过是逃跑而已。”医生心想。


 


窗口螺旋桨飞快扇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紧闭的铁门后也依稀传来骚动。Eduardo对着窗口连续有力的放了几枪,坚硬的玻璃瞬间化成噼里啪啦的细密碎片。


“谢谢您的外套。”他一把扯下自己肩头的大衣,甩向前方的Brandon,和羊毛织物一起扔向他的,还有两颗分别打进医生的小腿和肩膀的两发子弹。


 


就在这层楼之下盘旋的直升机拼命向外翻转,将舱门努力控制朝上,密密麻麻的子弹从不远处直直击来;与此同时,Eduardo在警卫破门而入的前一秒跃下窗口,完美精准的跌落进迎接他的精心布置的温柔陷阱。


 


机舱转回正常角度,舱门发出震耳欲聋的闭合声响,似乎还没过一秒钟,直升机就以惊人的速度运动起来。Eduardo还没来得及从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中恢复过来,就被人一把揽进怀里,迎来一个急匆匆的亲吻。


 


他被人用力捧住双颊,虽然急切但任然能感受到丝丝绵绵挡不住的温柔透过对方的指腹舌尖传递过来。他也极尽全力回应这个滚烫的甜腻的吻,直到实在呼吸不顺,才用力推搡那人的胸膛,表达自己的不满。


Lex这才放过他,却依然不放开手,捧着他的脸逼迫他直视自己,语气是罕见的凶狠直白:“不许你再怀疑我是不是真的爱你,我告诉你无数次了,你不能不相信!”


 


Eduardo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知道的。然而之后,他看着Lex钴蓝色的深邃瞳孔,感觉像是最灼热的血液从身体深处喷涌出来,温暖地包裹住整颗心脏。他掰开Lex的手,将原本禁锢着他的男人缓缓推到在地上,Eduardo跨坐在Lex身上,笑得像浸润在红酒中一样致命的妩媚香甜,双手转而抚上Lex刀刻般锋利的颧骨,附身带着满口缠绵细腻的温热爱意,吻上那个爱着他的人。


 


 


 


窗外已经是深沉的夜色,Eduardo裹着一层厚重的毛皮毯子悠悠醒来,Lex坐在他身旁,似乎片刻不曾离开。


“我们去哪?


“回家。”


 


 


 


 


 


 


 


 


 


 


 


 


 


 


 


End.


OOC都是我的锅


评论嘛

评论

热度(203)

  1. Dolores_Dadaria聚乙烯帕姆圈 转载了此文字
  2. Emma聚乙烯帕姆圈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女林深(居老师――2018)聚乙烯帕姆圈 转载了此文字
  4. Bieberlake聚乙烯帕姆圈 转载了此文字